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

《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指引(適用於持牌法團)》(“《打擊洗錢指引》”)一致,除文意另有所指外,在下列常見問題中的“金融機構”一詞指持牌法團。

適用於整個集團的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制度

問1 :
海外附屬企業
就《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條例》 (“《打擊洗錢條例》”)附表2第22(1)(b)條及《打擊洗錢指引》第3.13段而言,在香港以外地方經營銀行或保險業務的持牌法團附屬企業是否被視為“在香港以外地方經營與金融機構相同的業務”?

答:

應注意附表2第22(1)(b)條述明“與金融機構相同的業務”,而“金融機構”指《打擊洗錢條例》中所界定的金融機構,包括認可機構、持牌法團、獲授權保險人等。故此,只要有關海外附屬企業經營與任何一類《打擊洗錢條例》所界定的金融機構相同的業務(不一定與母公司屬同一類金融機構),此條文即適用。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第3.13段

識別和核實客戶身分—自然人

問2 : 非香港居民
甚麼文件會被視為“可靠及獨立”,以供核實非香港居民的自然人客戶的身分資料?

答:

為核實非香港居民的身分,下文列舉被視為屬可靠及獨立的文件的例子:
(a)  有效旅遊證件;
(b)  附有有關個人照片的有效國民(即由政府或國家簽發)身分證;或
(c)  有效國家駕駛執照(由主管的國家或政府機構簽發),執照上有全部所需的識別身分資料及照片以證明申請人的身分。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第 4.2.3段

問3 : 可接納的旅遊證件
就第4.2.3段而言,甚麼是可接納的“旅遊證件”?

答:

以下文件為可作身分核實用途的旅遊證件的例子:
(a)  護照;
(b)  台灣居民往來內地通行證;
(c)  海員身分證明文件(根據《國際勞工組織公約》╱《1958年海員身分證件公約》簽發);
(d)  內地居民的台灣旅遊許可證;
(e)  由入境事務處處長簽發的澳門居民旅遊證;
(f)   因公往來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通行證;或
(g)  往來港澳通行證。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第4.2.3段

問4 : 保存旅遊證件的複本
應將哪部分的“旅遊證件”存檔?

答:

為符合《打擊洗錢條例》及《打擊洗錢指引》的備存紀錄規定,金融機構應保存一份在旅遊證件內載有持證人照片及個人資料的“個人資料頁”的複本。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第4.2.3段

識別和核實客戶身分—法人、信託或其他同類法律安排

問5 : 主要營業地點
甚麼是法人的“主要營業地點”?

答:

“主要營業地點”指法人營運主要所在地或其主要活動的地點。主要營業地點可與註冊辦事處地址相同或不同。

法人視乎其業務性質,可能在各種地點或不同性質的場所營運。如法人的主要營業地點的地址不符合金融機構對法人的業務性質或客戶狀況的了解,金融機構應致力找出獲提供該地址的理據。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第 4.2.5段

問6 : 註冊辦事處地址
若“註冊辦事處地址”的資料包括在一份金融機構取得(或被提供)、由可靠及獨立來源提供的文件內,金融機構是否需要另行要求客戶提供該等資料?

答:

第4.2.5(c)段規定,金融機構須取得法人的註冊辦事處地址。當法人的註冊辦事處地址包括在一份金融機構取得(或被提供)作核實法人身分之用、由可靠及獨立來源提供的文件內(例如職權證明書(現任職位證明書)),金融機構可接納該文件為註冊辦事處地址的證據,除非金融機構知悉該地址不能反映現況。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第 4.2.5段

問7 : 董事或實益擁有人開戶目的而現身
是否有規定由法人的董事及實益擁有人與金融機構建立業務關係及須於開戶時在場?

答:

一般而言,公司戶口是由獲授權代表法人行事以與金融機構建立業務關係的自然人以該法人的名義開立。《打擊洗錢指引》並沒有強制規定有關自然人為客戶的董事或實益擁有人,只要該自然人已妥善地獲授權代表客戶行事以與金融機構建立業務關係。在這方面的基本規定是,金融機構須識別及核實該自然人的身分,及取得授權書以核實該自然人已獲該客戶授權與有關金融機構建立業務關係。

若在上述情況下的業務關係透過面對面的方式建立,至少一名獲授權建立業務關係的自然人應於開戶時現身。

為免生疑問,若在上述情況下的業務關係透過非面對面的方式建立(即有關代表法人客戶行事以建立業務關係的自然人沒有為身分識別的目的而在場),金融機構應根據《打擊洗錢指引》第4.10.6段減低任何增加的風險,例如採取第4.10.2段所述的額外盡職審查措施。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第 4.10.2及4.10.6段

 

看似代表客戶行事的人

問8 :

戶口簽署人
客戶的戶口簽署人是否全部都應被視為看似代表客戶行事的人?

答:

戶口簽署人指獲客戶授權代表客戶進行交易或操作其戶口的個人。

為了識別未獲授權交易,金融機構一般會取得所有戶口簽署人的姓名、簽名式樣及書面授權,以防範該風險。

就《打擊洗錢指引》而言,並非每一名戶口簽署人都會被視為看似代表客戶行事的人和須予以識別和核實。如《打擊洗錢指引》第4.4.1段所述,某人會否被視為看似代表客戶行事的人,視乎與其角色及其獲授權進行的活動有關的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洗錢/恐怖分子資金籌集")風險,以及與該業務關係有關的洗錢/恐怖分子資金籌集風險而定。舉例來說:

  • 例子1:公司X是某金融機構的客戶,並委任了A君作為戶口簽署人及授予其無限的權力,使其可發出指示以將資金或資產轉入及轉離公司X的戶口。A君是看似代表客戶行事的人。

  • 例子2:公司Y委任數名職員作為戶口簽署人(包括B君及C君),而該金融機構將其與公司Y的業務關係評估為具有低洗錢/恐怖分子資金籌集風險:

    • B君獲授權可發出指示,以將公司Y在該金融機構開立的戶口內的資金或資產轉入或轉離該戶口,但有關指示必須經由另一名戶口簽署人(此人為該金融機構的看似代表客戶行事的人)共同簽署。鑑於B君的角色及其獲授權進行的活動涉及較低的洗錢/恐怖分子資金籌集風險,且考慮到與該業務關係有關的洗錢/恐怖分子資金籌集風險偏低,故B君不大可能是看似代表客戶行事的人。

    • C君獲授權可在無需其他戶口簽署人共同簽署的情況下獨自發出指示,以將公司Y的戶口內任何金額的資金或資產轉入或轉離該戶口。鑑於C君的角色及其獲授權進行的活動涉及較高的洗錢/恐怖分子資金籌集風險,故C君可能是看似代表客戶行事的人。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第4.4.1段

文件、數據或資料的可靠性

問9 : 電子文件
金融機構應採取甚麼措施來確保以電子形式出示的識別文件可靠?

答:

《打擊洗錢指引》接受部分常用的識別文件正本可以電子形式出示。金融機構應採取適當措施,確保電子文件可靠。所採取的措施是否適當,將視乎有關識別文件的類別而定。

例如,由香港公司註冊處發出的公司註冊證書正本可以電子形式出示。在接納電子公司註冊證書的印刷本時,金融機構可以其他識別文件或資料(例如公司註冊紀錄)來進行核對,以確保有關印刷本可靠。

為免生疑問,如金融機構自行從可靠的來源(例如香港公司註冊處的網頁)下載個別文件(而非收取該文件的印刷本),金融機構無須進行核對。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第 4.5.4段

問10 : 以外語書寫的文件
是否需由專業第三方(例如律師)進行翻譯?

答:

第4.5.5段規定金融機構應採取適當的步驟,令本身有合理理由信納該以外語書寫的文件可為有關客戶的身分提供證據。第4.5.5段的附註所提供有關適當的步驟的例子,當中包括向合資格人士取得該等文件的譯本,乃作說明之用,但並非詳盡無遺。現時並無規定翻譯須由專業第三方(例如律師)或合資格人士進行;金融機構可透過可靠來源(包括科技解決方案及常用的翻譯工具)取得譯本。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第4.5.5段

問11 : 過期文件
如早前取得的身分證明文件(例如客戶的護照)已過期,金融機構是否需要取得客戶現時的身分證明文件,藉以再次核實客戶在任何方面的識別資料?

答:

金融機構不需要僅因為早前取得的身分證明文件已過期而對客戶在任何方面的識別資料再次作出核實。根據《打擊洗錢指引》第5.2段的附註,客戶的身分一經圓滿地核實,除非是在指定情況下,否則金融機構沒有責任再次核實其身分,但金融機構應不時採取步驟(即定期或觸發事件的客戶盡職審查覆核),以確保已取得的客戶資料能反映現況及仍屬相關。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第5.2段

簡化客戶盡職審查

問12 : 上市公司實益擁有人的透明度
就《打擊洗錢指引》第4.8.8段而言,金融機構要如何評估是否有任何披露規定,以確保在證券市場上市的公司的實益擁有權有足夠的透明度?

答:

在判斷是否有披露規定,以確保在證券市場上市的公司的實益擁有權有足夠的透明度時,金融機構應考慮以下因素,例如:

(a) 
是否有法定制度規定,如所持有的上市公司權益超過某特定門檻,股東或上市公司便須作出披露;
(b) 有否就不遵守有關披露規定的情況制定罰則(罰款或其他形式);
(c) 有否清楚訂明一個最低持股量門檻,而該門檻一經觸及,即須作出披露 ── 在一般情況下,該門檻應至少等同或低於(如須反映金融機構的內部標準)《打擊洗錢條例》所訂明的實益擁有權門檻(即超過25%);
(d) 有否指明披露時限 ── 在一般情況下,披露通常應在相關觸發事件發生後的某個限定日數內作出;及
(e) 公眾能否查閱股東資料。

主要參考: 《打擊洗錢指引》第4.8.8

 

高度風險的客戶及司法管轄區的更嚴格的措施

問13 : 財富來源
金融機構是否需要確立每名客戶的財富來源?

答:

不是。在風險為本的方法下,金融機構須在高度風險的情況下確立客戶的財富來源。這些高度風險的情況的例子包括: (a) 客戶或其實益擁有人屬外地政治人物; (b) 客戶本身或其實益擁有人屬本地政治人物或國際組織政治人物的高風險業務關係;及(如適用)(c) 其他以性質而論屬洗錢/恐怖分子資金籌集的高風險情況。因此,金融機構無須就每名客戶確立財富來源。

就非高風險客戶而言,金融機構為了解業務關係的目的及擬具有的性質而取得(或被提供)的某些資料(例如個人客戶的職業資料、公司客戶的業務性質等),一般應足以讓金融機構對客戶狀況有基本的了解,並能據此監察戶口結餘及交易金額和交易量是否與客戶的預期財富及狀況一致。

就高風險客戶而言,金融機構無須就所有客戶的財富來源以相同方式應用相同的程序,亦無須在風險水平不足以支持收集數十年前的證據的情況下收集有關證據,因為此舉通常並不切實可行。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第4.9.2、4.11.12及4.11.22段

問14 : 需遵從財務行動特別組織(特別組織”要求的司法管轄區
哪些司法管轄區需遵從特別組織的要求?

答:

只有特別組織聲明:“特別組織公開聲明”所列的司法管轄區才被視為《打擊洗錢指引》第4.14.1段所指的“特別組織要求的司法管轄區”。金融機構應對涉及來自這些司法管轄區的客戶的業務關係和交易採取與風險相稱的額外措施。

為免生疑問,對與題為“改善全球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的合規情況:持續進展”的特別組織聲明所列司法管轄區有關連的客戶採取額外措施並非強制性規定。然而,在釐定客戶的整體風險狀況時,應顧及到客戶與有關司法管轄區有關連。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第4.14段

跨境代理關係

問15 : 評估與跨境代理關係有關的洗錢/恐怖分子資金籌集風險
在評估與跨境代理關係有關的洗錢/恐怖分子資金籌集風險時,金融機構應如何將受代理機構的交易性質及預期交易量和價值考慮在內?

答:

金融機構在建立新的跨境代理關係時,應考慮在正常市況(而非極端市況)下受代理機構的交易性質及預期交易量和價值。就現有的跨境代理關係而言,金融機構在重新了解交易性質及預期交易量和價值的過程中,應將來自對有關受代理機構的資料及數據進行的定期或因應事件而作出的覆核所得知的反映有關該受代理機構現況的特徵,列入考慮範圍內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第4.20.6段

問16 : 套式代理關係
金融機構應制定甚麼措施,以減低與套式代理關係有關的風險?

答:

套式代理關係指多家其他金融機構(即下游受代理機構)透過它們與金融機構的直接受代理機構的關係,使用代理戶口來進行交易及藉此使用其他金融服務。

由於涉及下游受代理機構是否及以何種方式對其各自的相關客戶執行客戶盡職審查措施所增加的不確定性及有可能牽涉空殼金融機構,故套式代理關係會令金融機構面對更高的風險。有鑑於此,金融機構應根據風險為本的方法,採取適當且相稱的額外盡職審查措施和其他減低風險措施。舉例來說,取得有關下游受代理機構的目標市場、相關客戶群及營運所在地的基本資料;對直接受代理機構的打擊洗錢/恐怖分子資金籌集管控措施進行更深入的覆核,以評估直接受代理機構有否運用與《打擊洗錢指引》第4.20段所述的相類似的方式,對下游受代理機構採取額外盡職審查措施。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第4.20.6

問17 : 高級管理層的批准
有關建立跨境代理關係的審批程序可由誰來執行?

答:

金融機構應就建立跨境代理關係取得其高級管理層的批准,而作出有關批准的高級管理層的職位等級應與經評估的洗錢/恐怖分子資金籌集風險相稱。《打擊洗錢指引》詞彙部分所界定的“高級管理層"包括範圍廣泛的管理人員。金融機構如認為適當,可指定他們為批准人。

當指定管理人員將審批權轉授予其他職員以代其執行審批程序時,該指定管理人員仍須對審批決定負責。金融機構應確保該轉授權力和審批程序均受到適當的內部政策和監督機制所規管,從而確保(除其他事項外)獲轉授權力的人士具備所需的培訓及知識,以按照金融機構有關建立跨境代理關係的政策和準則進行審批程序,以及確保他們的工作受到轉授權力的指定管理人員的監察和監督。

主要參考: 《打擊洗錢指引》第4.20.10段及〈主要用語及縮寫詞彙〉

持續監察

問18 : 選用中介人進行持續監察
如金融機構在與客戶建立業務關係時依賴中介人執行客戶盡職審查措施,金融機構可否進一步依賴中介人進行持續監察?

答:

不可。附表2第18條只容許金融機構藉著中介人執行附表2第2條所載的任何客戶盡職審查措施,但並沒有容許金融機構依賴中介人按照附表2第5條持續監察有關業務關係。因此,金融機構不能依賴中介人持續監察其與客戶的業務關係(即持續的客戶盡職審查及交易監察)。

然而,金融機構可藉中介人來收集進一步的文件、數據和資料,及提供或協調該等文件、數據和資料的相關更新,以協助金融機構確保其保存的客戶盡職審查紀錄能反映現況及仍屬相關。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條例》附表2第2、5及18條以及《打擊洗錢指引》第4.15.1段的附註 

問19 : 獨立核實交易監察系統
誰人能獨立地核實金融機構的交易監察系統及程序?

答:

有關核實工作可由外界人士或金融機構的内部審核職能執行。除了適當的分工外,内部審核職能應具備足夠的專業知識和資源以對該金融機構的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制度作出獨立覆核(見《打擊洗錢指引》第3.10段)。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第3.10及5.8段

可疑交易報告

問20 : 報告門檻
金融機構根據《港區國安法》須遵守的報告規定為何?報告門檻是否與《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所訂的相同?

答:

當金融機構“知悉”或“懷疑”任何財產是罪行相關財產,便會觸發在《港區國安法》下的報告責任。報告門檻與《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販毒(追討得益)條例》及《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下的現有安排相同。報告的時限亦一樣,即金融機構應在合理地切實可行的範圍內盡快向聯合財富情報組(“財富情報組”)提交可疑交易報告。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第7章

問21 : 提交涉及《港區國安法》的可疑交易報告
涉及《港區國安法》的可疑交易報告應向誰提交?

答:

所有可疑交易報告應依循現行的報告機制(即“STREAMS”),繼續提交予財富情報組,而“同意/不同意”制度將予保留。金融機構可在可疑交易報告表格中“Reason for Disclosure(披露理由)”一欄下點選“National Security Law(《港區國安法》)”一格(如適用)。

註:雖然金融機構可能無法完全知悉有關罪行的準確性質,但仍需盡最大努力選取這些類別。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第7章

問22 : 罪行相關財產
在《港區國安法》中“罪行相關財產”的定義為何,以及金融機構在甚麼情況下應向財富情報組披露該財產?

答:

根據《港區國安法實施細則》附表3第1條所界定,“罪行相關財產”指任何干犯或企圖干犯或參與或協助干犯危害國家安全罪行的人的財產;或任何曾用於/擬用於資助或協助干犯危害國家安全罪行的財產。“危害國家安全罪行”指在《港區國安法》及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例下屬該性質的罪行。

依據《港區國安法實施細則》附表3第5條,下列情境(並非詳盡無遺)可被視為觸發披露責任的情況:

(a) 金融機構留意到某人因危害國家安全罪行被拘捕/被控以該罪行;及/或

(b) 金融機構在收到來自執法機構的資料後,知悉或懷疑某財產是“罪行相關財產”。

金融機構必須向財富情報組披露(a)項指明的人士所持有的財產或與(b)項有關的情況。

為免生疑問,該財產包括所有種類的財產(不論(a)項指明的人士的持股數量為何)。

如欲與香港警務處國家安全處("國安處")聯絡,可採用下列方式:

國安處專線(金融機構): 2896 3270
電郵: enquiry3@police.gov.hk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第7章

執法機構的要求

問23 : 有關外地分行或附屬企業的客戶的資料索取要求
涉及《港區國安法》的搜查令會否要求金融機構交出其在其他司法管轄區的分行或附屬企業的客戶戶口的資料?

答:

不會。正如在《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販毒(追討得益)條例》及《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下的現行做法,執法機構如要索取在其他司法管轄區管理的戶口的資料,將會透過相互法律協助(涉及律政司)提出有關要求,而不會透過金融機構提出。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7.33

問24 : 搜查權限
據悉,根據《港區國安法》,在特殊情況下,為搜證而搜查有關地方是無須取得手令的。金融機構如何能確定有關行動是否已獲授權進行?

答:

執法機構如要搜查金融機構的紀錄,一般須事先取得搜查令。在取得搜查令並非合理地切實可行的特殊情況下,警務處助理處長或以上職級的警務人員可授權進行搜查。在此情況下,警務人員將會即場向金融機構出示一份正式書面文件,當中清楚列明獲授權人員的姓名及詳細聯絡資料。其他多項現行條例(例如《賭博條例》)亦有類似的安排。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7.33

問25 : 分享資料
《港區國安法》第六十三條訂明,配合辦案的有關機構、組織和個人應當對案件有關資料予以保密。為管理風險而與外地總行、附屬企業或分行分享資料,會否違反此規定?

答:

正如《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販毒(追討得益)條例》及《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所訂明的現有責任,金融機構亦應遵從在《港區國安法》下的資料保密規定,以及不得向另一人披露相當可能損害或會進行的任何調查的任何資料或其他事宜。正如國際金融機構現時依法採取的一貫做法,為管理風險而與外地總行、附屬企業或分行分享資料,並不會受到影響。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第3.16段

第三者存款及付款

問26 : 聯名擁有的戶口
來自某個聯名擁有的銀行戶口的存款或向該戶口支付的款項,是否屬第三者存款或付款?

答:

若存款是來自某個聯名擁有的銀行戶口或付款是向某個聯名擁有的銀行戶口作出的,該名並非金融機構客戶的聯名擁有人會被視為該等條文所指的第三者。因此,金融機構應將為處理第三者存款及付款而設的政策及程序,應用於透過該聯名擁有的銀行戶口而進行的交易。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第11.1

問27 : 第三者存款或付款批准人
第三者存款或付款批准人可否將就接納第三者存款或付款而執行審批程序的權力轉授他人?

答:

可以。即使第三者存款或付款批准人已將審批的權力轉授予其他職員以代其執行審批程序,該第三者存款或付款批准人仍須對審批決定負責。金融機構亦應確保轉授權力及審批程序均受到適當的內部政策和監督機制所規管,從而確保(除其他事項外)獲轉授權力的人士具備所需的培訓及知識,以按照金融機構有關接納第三者存款或付款的政策和準則執行審批程序。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第11.5段

其他

問28 : 認證
如金融機構決定使用認證作為增補措施以履行附表2第9段的規定,哪些文件應被認證?

答:

一般而言,作身分識別之用的識別身分文件(例如包括身分證、護照、公司註冊證書或職權證明書(現任職位證明書)等的官方文件)應被認證。

金融機構無須對客戶提供的所有其他客戶盡職審查資料或文件進行認證;金融機構在能將有關文件與公開來源進行核對的情況下,亦無須認證該等文件。

一般而言,金融機構應盡量容許客戶(如客戶有意)向金融機構的職員出示文件正本。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第4.10.4段及附錄C第7段

問29 : 對於付款涉及的人士的制裁篩查
在跨境電傳轉帳中,誰人必須被篩查為“有關人士”?

答:

在跨境電傳轉帳中,金融機構最低限度應篩查以下有關人士:
(a)  匯款人;
(b)  收款人;
(c)  匯款機構;
(d)  中介機構;
(e)  收款機構;及
(f)   撥付訊息中被具名的人士(例如個人、公司、銀行等)。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第6.16(c)段

問30 : 備存不成功的申請人的紀錄
關於不成功的業務申請,金融機構是否須保留不成功的業務申請人的識別紀錄及文件?

答:

《打擊洗錢條例》並無規定金融機構必須備存涉及不成功申請人的紀錄及文件。但是,這並不排除有關金融機構保留相關紀錄及文件,以履行其他法定責任。

主要參考:《打擊洗錢指引》第8章

最後更新日期: 2021年10月22日

我們使用cookies來改善網站性能和用戶體驗。如果你繼續使用本網站及相關服務,則表示你同意其使用。詳細了解我們的隱私政策聲明
免责声明 Disclaimer statement

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简称证监会)于本网站免费提供一套繁简字体转换软件(该软件)。证监会允许本网站的使用者利用该软件将本网站内容由繁体中文版转换成为简体中文版。证监会不会就该软件欠妥之处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亦不会就其品质及性能作出任何担保;尤其是在无损前述的一般性的原则下,证监会无需就该软件对某用途的恰当性、其品质或可商售性承担任何该等明示或隐含的、法定或非法定的法律责任。

证监会明确陈述,本会并无核准或认可本网站内容的简体中文版,以及对于本网站内容的简体中文版不承担任何责任或法律责任(不论是何种及如何引致的责任或法律责任)。证监会同时明确陈述,本网站的简体中文版纯粹是利用该软件将繁体中文版内的中文字体转换成简体中文字而得来的,当中并不涉及香港特区与内地的用词及语句的对应转换。对于该简体中文版的内容的恰当性,证监会不承担任何责任或法律责任。在任何情况下,使用者都不应视本网站内容的简体中文版为其繁体中文版的对应版本。使用者应该参照该简体中文版的已发布繁体中文版来核实该简体中文版的网站内容,并且应该在依赖本网站内容的简体中文版或根据其内容行事之前,就该版本的内容的法律效力、有效性和效果自费征询独立的法律意见。

如果你将证监会网站的简体中文版的内容或网址传送予第三者,你承诺会将本免责声明同时传送予该第三者,并保证该第三者在浏览本网站的简体中文版的内容之前同意接纳本免责声明。

The 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 (SFC) provides a character-based conversion software (this Software) free of charge in this website. Permission is granted for users to use this Software to convert the web content from traditional Chinese character version to simplified Chinese character version. The SFC undertakes no liability for defects in this Software and gives no warranty in relation to its quality and performance and in particular, but without prejudice to the generality of the foregoing, the SFC shall have no such liability regarding the fitness for purpose, quality or merchantability of this Software, whether express or implied, statutory or otherwise.

The SFC expressly states that it has not approved or endorsed the simplified Chinese character version of the web content and the SFC accepts no responsibility or liability (whatsoever and howsoever caused) for such simplified Chinese character version of the web content. The SFC also expressly states that this simplified Chinese character version of the website is solely established by converting the characters in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character version via this Software, which involves no corresponding conversion between the terms and expressions used in the Hong Kong SAR and Mainland China. The SFC accepts no responsibility or liability for the fitness of the content of the simplified Chinese character version. Under no circumstances should users treat the simplified Chinese character version of the web content as an equivalent of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character version thereof. Users should verify the simplified Chinese character version of the web content by making reference to the published traditional Chinese character version thereof, and should at their own costs seek independent legal advice on the legal status, validity and effect of the simplified Chinese character version of the web content before relying or acting upon it.

If you transmit the content of this simplified Chinese character version website or its URL to any third party, you agree to forward this Disclaimer Statement at the same time to the third party and guarantee that the third party agrees to accept this Disclaimer Statement before browsing the content of the simplified Chinese character version of this website.